油封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油封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闻】Lanvin和AlberElbaz分道扬镳的背后到底发生了什么

发布时间:2021-01-08 09:58:59 阅读: 来源:油封厂家

这个法国时装屋 10 月解雇了它的艺术总监,时尚圈为之震惊,但或许也不该感到意外。

哪怕在习惯了设计师变动的时尚圈里,也没人料到过这种事。

10 月巴黎 Lanvin 女装秀上,对干练的燕尾服和闪亮宝石色鸡尾酒裙鼓掌的时尚编辑、零售商、还有前排亲友们都没想到。三周前给 Lanvin 艺术总监 Alber Elbaz 颁发了“超级明星奖”(Superstar Award)的国际时装组织(Fashion Group International)也没想到。穿着 Lanvin 为他颁奖的梅丽尔·斯特里普也没想到,她对他讲:“假如所有因你而提升了生活品质的女性都和我这些年的感受一样,那我认为,你每年都该拿这个奖。”最没想到的,要属 Lanvin 自己的员工,许多人听到消息后失声痛哭。

谁也没想到,在 10 月末周四的早上,Elbaz 在巴黎的家里读到一封来自 Lanvin 的信,信中告诉他不用来办公室了,因为他被解雇了。

而且没人料到,不久后,Lanvin 这个法国现存资历最老的时尚屋会出现在法庭上,将其公司内部的丑闻公诸于世。

“我从来没听过这样的事,”独立顾问和 Barneys 前时尚总监 Julie Gilhart 说。

“这家公司分裂为两个阵营:一边是管理层,一边是理事会、工作室和制作室,”近期离职的一位管理者说,由于 Lanvin 的诉讼未了,他只愿匿名评论。

曾经皆大欢喜的一场设计师与业主的时尚联姻,如今变成了令人难堪的分手结局。而且,与许多离婚案子一样,现在已经闹到了法院——法官 Judge Pénélope Postel-Vinay 在巴黎大审法院周三对管理层采取的应急程序进行裁决。

Lanvin 高管控告 Comité d’Entreprise,作为员工与高管中介的劳资委员会,滥用内部通信网络,煽动令人不安的 Elbaz 离职消息,毫无根据地警示董事会关注公司现状,尤其是财政状况,还要求进行独立审计。Lanvin 要求对方终止这些行为。法官发现,前两点都是劳资委员会在职权范围内的行为,法院无权叫停。她进一步对公司罚款 3000 欧元(约 3285 美元),并要求他们支付劳资委员会的所有法律费用,尽管她没有批准所委员会要求的 2 万欧元损失费。(令人困惑却并不吃惊的是)双方均不满意,要求一个成功裁决。

Albaz 和 Lanvin 高管都拒绝接受采访。但这一案件的公共性质意味着,尽管这一年里有太多设计师走动——其中包括, Alessandro Michele 取代被解雇的 Frida Giannini 入职 Gucci, Peter Dundas 从 Pucci 跳槽到 Cavalli——Lanvin 的情况还是掀起了时尚圈貂绒丝绸的短裙,暴露出这一变局殃及各方付出的代价:事件主角、企业员工,甚至品牌消费者。

“每个人都该警醒,”Ralph Toledano 说。他是 Puig 时尚公司的 CEO,Guy Laroche 前 CEO,1996 年是他把 Elbaz 从纽约带到巴黎,任命他担任 Laroche 创意总监。“这绝对是每个人都该引以为鉴的反面例子。”他说。

基本上,这是个关于人际关系的故事——人与人的关系,企业与创意的关系——还有公众认知与私下现实情况之间存在的差距。

时尚圈有个不言自明的真理:最成功的公司建立在设计师与 CEO 的成功搭档上:比如,Pierre Bergé 和 Yves Saint Laurent,Valentino 和 Giancarlo Giammetti。随着时尚工业化和全球化的发展,这已经演变到了一个创意总监团队与 CEO 的配合(想想 Tom Ford 和 Domenico de Sole),他们受乐善好施(或是没那么友善)的大股东监督,然后成为了时尚品牌的复兴模式,例如 Céline 和 Louis Vuitton。这就是 Lanvin 品牌故事的开端。

10 月 Lanvin 大秀的后台。图片版权 Landon Nordeman,《纽约时报》

这位天使教母是 Shaw-Lan Wang,居住在台湾,是在中国出生的前任媒体大亨。她是 2001 年从 L’Oreal 收购了 Jeanne Lanvin S.A. 男装(那时还基本是批发)与香水业务的财团成员,之后迅速掌权。当时 Elbaz 还是 Yves Saint Laurent 创意总监,在 Gucci 集团买下这家公司的 3 个季度后,他被解雇,Wang 要求和他会面。据《纽约客》2009 年的报道说,Wang 对 Elbaz 说,是时候“唤醒睡美人了”,她让 Elbaz 担任王子的角色。

“我们那时候真是白手起家,” 现任 Ports 1961 创意总监的 Natasa Cagalj 说,他曾在 2001 到 2005 年间与 Elbaz 亲密合作。“我们的第一场秀,几乎找不到什么模特。我们开玩笑说,要从巴黎的大街上拉人。”

然而到了第二季,情况就完全变了。Elbaz 开始奠定品牌后来标志性的设计风格(也启发了无数的抄袭跟风的人),从背后裸露的拉链到缎带花边,再到《Vogue》市场总监 Virginia Smith 挚爱的服饰配件,称之为“一种缺憾的美感;对边缘人性的欣赏。”于是乎,媒体蜂拥而至。“那是我记忆中为数不多的一场秀,人们居然在座位上拍着手跳起舞来,”Smith 说。

Nina Ricci 的总裁 Paul Deneve 在 2006 年以执行董事身份加入(此前由 Wang 的儿子担任),开始为这家公司添砖加瓦。“人们在店里为了抢购这个牌子能打起来,” Cecile Andrau 说,那时候她任销售总监,最终成为了 Lanvin 集团的执行副总裁。

零售商那时不光在店内出售 Lanvin,还会为自己买:前 Harrods 百货的首席商务官 Marigay McKee说,她衣柜里“少说有 10 条黑裙子”;Ikram Goldman,芝加哥同名精品店的老板,从 Elbaz 的第一季的衣服就开始买,她说自己还会“为了收藏”而买。

“品牌的成长速度之快,简直令人着迷,” Gilhart 说,Barneys 百货“与 Lanvin 合作了第一场上百万的非公开时装秀。后来 Lanvin 就成了他们在二层销售的支柱品牌,那时另一大支柱是 Azzedine Alaïa。”

但并不是说这就很容易。“Alber 完全是个工作狂,” Cagalj 说。“他总是第一个来公司,最后一个走。他忍受不了平庸的设计,而且他总要挑战你的能力。他管这个叫‘乒乓’:与工作室持续来回地较量。”

Roger Vivier 的创意总监 Bruno Frisoni,曾经与 Elbaz 在 Yves Saint Laurent 合作过 2 季(90 年代,他还在 Elbaz 之前到 Lanvin 工作过),他也有类似的回忆。“和他一起工作能累死人,”他说,“不到最后一刻,他不会认同任何一个方案,因为他极度的完美主义和热情。他会不断给你各种提示和建议,既没有草图也没有轮廓,然后开始聊一些图像和想法,一说就是几个小时。”

不过,这种强烈的职业作风被他“人性”的一面中和了,Frisoni 说。Elbaz 会在亲友们过生日、产子时、或是葬礼后送鲜花,这是出了名的。“他很珍视工作室的伙伴们,大家也都知道这点,” Cagalj 说。这些员工的确一直追随着他:在 FGI 颁奖晚宴的演说中,Elbaz 提到了一位女裁缝,最近在 61 岁高龄退休——她在 17 岁时加入了 Lanvin。”

“爱”是个在 Elbaz 的人际关系中屡次出现的词。虽说时尚界讲究因果报应,人们只会躲到一旁低声评论,几乎不可能找到一个说 Elbaz 坏话的人。Toledano 说他在 Elbaz 离开 Guy Laroche 去 Y.S.L. 几个月之后就辞职了,原因是:“当你爱上一个人,对方突然丢下你走了,你就没法马上再爱一次。你需要时间缓缓。”

Cagalj 说,“他教会了我,设计是个感性的过程。” Frisoni 形容他参加过的 Lanvin 秀说:“你能看出,他爱人,爱女性,爱时尚。你怎么可能不爱 Alber?”

但“爱”并不适合形容与 Lanvin 有关的每段关系。Deneve 和 Wang 之间的关系开始出现裂痕了。2007 年,有报道称,Wang 没有通知 Deneve,就把香水业务卖给了 Interparfums。2009 年 1 月,Deneve 由于“意见不同”而离开。

这就像一种花纹图样的开始,总会自我重复下去:不同意见不会被容忍。有不同意见的人,就离开了。或者,被要求离开。

取代 Deneve 的是 Thierry Andretta,Moschino 的前 CEO,擅长调整品牌的批发零售和铺设门店, 4 年里,他把品牌营业额整整翻了一倍,从 1 亿 2000 万欧元增长到 2 亿 4000 万欧元。2013 年他因“个人原因”离开,人们广泛认为是由于经营策略方面的意见不合。

虽说多年以来,Elbaz 和 Wang 有着看似友好的关系,还制造了一个著名桥段:在每场秀的结尾,Elbaz 在向观众鞠躬后,还会向 Wang 个人单独鞠躬,然后 Wang 会给他一个吻和一捧鲜花。而现在,他也走了,因为策略上的意见不合。

谈到 Wang,人们提到最多的形容词是“独裁”。时尚屋当然不是民主的地方,而且 Wang 是 Lanvin 的大股东,有最终决策权。令人吃惊的是,这些年来,策略上的分歧似乎都发生在同样的时刻:Wang 对投资的不情愿,不管是在资产出售后把现金放回公司,还是对外部投资开放。

10 月,Alber Elbaz 和梅丽尔·斯特里普在国际时尚组织第 32 届年度星光之夜上,Elbaz 在此获奖。图片版权 Rebecca Smeyne,《纽约时报》

虽然她接受了 Arpège 一个安静的小股东,给了 Elbaz 一些 Bluewater Investment 的股份,却依然紧抓 Lanvin 的控制权。“无论谁想收购 Lanvin,” Andretta 说,“她都简单明了地拒绝。她以自己的方式爱着这家公司。”

(Arpège 是 Lanvin 的母公司,2009 年由于德国投资人 Ralph Bartel 的缘故。他现在拥有 Lanvin 25% 的股份,在董事会占有一席。Bluewater Investment 是 Wang 自己的控股公司,总部在卢森堡。据报道称,这是 Arpège 间接的母公司,公司拒绝对这段关系作评价。)

Charles-Henry Paradis 是传播团队的成员、在 Comité d’Entreprise 的员工代表。关于董事会成员,他说:“Wang 是个非常骄傲的女人。她会把被收购当做是自己认输。”

但企业想要成长,Gilhart 说,“你必须喂饱这台机器。” Andretta 在任期间,与 Lanvin 规模差不多的 Valentino 和 Brunello Cucinelli 两家公司延续着上升轨迹,一方面通过做好他们的资产负债表,另一方面得益于 Qatari 王室的收购和公开上市。

Andretta 的接班人是 Michèle Huiban,前财务主管,受雇 Deneve 手下,然后被 Wang 提拔为副总管。与前任不同的是,Huiban 在时尚圈几乎不存在,而是被“看作是 Wang 的延伸”,一位前主管说。她的任命正值品牌一个财务困难时期。据企业内部公告,品牌的营业额和净利润在 2013 和 2014 年下降,2015 年净利润亏损 250 万欧元,这是品牌自 2007 年以来的头一遭。

Lanvin 争议索赔案的律师说,这是法庭上的问题,公司建立在坚实的财务基础上,并且指出,Wang 试图买回在日本 Lanvin 的冠名和分销权就是例证。

在一份出示给《纽约时报》的内部备忘录中,财务困难被归结为整体地缘政治形势、创新力匮乏,还有缺少有力的饰品业务。

虽然 Lanvin 也有些成功的配件单品,比如丝带运动鞋(米歇尔·奥巴马等名人穿过)、芭蕾平底鞋(安吉丽娜·朱莉穿过),还有薄纱串的珍珠项链及其他服饰珠宝,但 Lanvin 依然是个以成衣为主的公司。Paradis 说,现在收入比例是 60% 成衣、40% 配件。Lanvin 不发布类似的官方数字,而另一内部人士说,这个比例可能达到 80/20。

“的确如此,我想不出一个有突破性的具体的包,” Smith 承认,“虽然我记得有很多不错的。”

Alber Elbaz(右)收到 Lanvin 老板 Shaw-Lan Wang 的一束玫瑰花,2007年。图片版权 Francois Mori,美联社

在写给管理层和员工的信中,Elbaz 说,缺乏切实的经营策略和投资导致了公司业绩停滞,这一观点得到了很多员工的支持,Paradis 说。而且 Andretta 和 Gilhart 都说,每当他们要求 Elbaz 设计一款满足商业需要的产品——比如,更多夹克衫、长裙——只要他们解释出为什么市场需要这种产品,他都会很高兴配合。

不管哪一方是对的,这种情形都不在少数——销售业绩下滑、企业变革,然后设计师和主管来承担后果。比如,今年 6 月,在连续 4 个季度销售量下降后,J. Crew 解雇了女装主管 Tom Mora。去年,在长期销售下滑后,Gucci 的 CEO 和创意总监都被解雇了。不过,一部分由于 Elbaz 的天赋和领导才能,行业总体都认为 Lanvin 最终的结果错不了,谁也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

或许,连 Elbaz 自己都没想到,因为他开始说出自己的想法:品牌需要更多接受外部投资,有一套明晰扎实的管理策略;Lanvin 主管称,Elbaz 试图卖掉自己 Bluewater 的股份,不告诉 Wang,而且劝主管自己也卖掉股份。有无数员工说,Lanvin 已经成了个让人精神紧张的工作场所。去年,65 人——几乎是人员的 20%——离开这里。(公司律师形容这是很普通的行业消耗。)今年早些时候,担任了 21 年的传播总监 Hania Destelle 被解雇。人们认为她是与 Elbaz 很亲近的人。

在最后一场秀上,Wang 和 Elbaz 没有交换他们例行的吻,尽管许多零售商都认为,这是设计师这几个季度里最好的一场秀。的确,Selfridges 百货自从 2013 年放弃它之后,又开始售卖这个品牌产品了,商场女装与配件部总监 Judd Crane 说。

10 月,当员工们发现 Elbaz 给助理打电话,让助理收拾他的办公室时,才知道他已经被解雇了。公司不允许他再返回办公楼。(他 20 多年的搭档 Alex Koo,现在依然任业务总监;他也没有在此次采访中出现。)后来,在同一天的大型会议上,Huiban 正式宣布了他们决定与 Elbaz 终止合同的决定,而许多在场的人开始高呼 Elbaz 名字。从那时起,事态开始升级。

Comité d’Entreprise 说,关于为什么解雇 Elbaz,公司未来的经营策略是什么,他们并没有得到满意的答复。(他们写邮件给 Wang,要求他返回巴黎亲自处理公司事务,也没有得到回复)。于是他们在法国广播电台上公开说出了自己的担忧。管理层说,员工们拒绝会面;员工们也说了同样的话。理事会发布了一封来自 Elbaz 的信,在留言板上自我辩护,因为管理层认为理事会与 Elbaz 是同党而十分不快。理事会后来要求公司做独立审计。下一步就到了法院。

问题是:事情现在会如何发展?讽刺的是(也可能是有意为之),名人们最近都穿 Lanvin 走红地毯,包括凯特·布兰切特、Michelle Dockery、梅丽尔·斯特里普、阿黛尔在内,在 Elbaz 被赶走后的几周里都穿着 Lanvin 亮相。出镜率之高,前所未有。

在《纽约时报》看到的一封内部邮件里,Lanvin 管理层说不会继续追究这个官司,希望能与员工进行更有建设性的对话。至于 Elbaz 被赶走对公司会有什么直接的财务影响,尚不清楚。理事会认为,根据他们的律师在法庭上的陈述,公司可能欠他 2000 万到 4000 万欧元的遣散费。Lanvin 律师们否认了这个数字(Elbaz 不是 Lanvin 的全职雇员,而是通过他的公司 AEK Designs 签约为“创意顾问”,他目前的合同到明年底到期)。给人的感觉是,“Alber 一离开,公司就失去了一半价值,” Ralph Toledano 说。

Elbaz 被解雇前,公司聘用了来自 Chloé 的 Chemena Kamali 作为女装设计总监;她报到 3 天后,Elbaz 就被赶走了。她目前负责与工作室设计团队创作初秋系列,明年 1 月展出。Lucio Finale 被安排主攻饰品部分。(Lucas Ossendrijver 会继续设计男装系列。)猎头报告的触角已经张开,为员工们寻找其他有前景的职位。上周,工作室一位老成员由于“不合作”被开除,据称这位员工暗中对新任工作室总监使坏,不过他对此否认。

“很明显的是,无论 Alber 走后品牌将如何,都会有变化发生,” Andretta 说。可能担任艺术总监一职的名单浮出水面,其中包括行事乖张的英国设计师 Simone Rocha 和中国设计师张卉山。

说到 Elbaz,虽然有流言称他会去 Dior (就在 Elbaz 被解雇前一周,设计师 Raf Simons 出走),但这种猜疑已经逐渐平息。他最近注册了 Instagram ,发了张他与 Bono 的合影,后者在巴黎 11 月的演唱会上把《Beautiful Day》这首歌献给了他。Elbaz 保持低调,据说正在做考虑下一步的选择。之前他被 Saint Laurent 解雇后,曾有一年时间在郊外度过,反思他对时尚的追求,但这次据说他是要回老本行的。他与 Lanvin 之间没有竞业禁止条款。

“或许他想要个自己的品牌,”Kim Hastreiter,《Paper》杂志联合创始人与编辑,他从 Elbaz 搬到巴黎起就认识他(还与 Pink Martini 乐队在 Lanvin 十周年派对上同台演出,担任打击乐手,伴奏了《Que Sera,Sera》)。他依然是 Lanvin 的董事会成员。虽然这周本来有个董事会会议,但由于 Bartel 不能参加,会议被推迟到假期之后。

零售商们采取观望的态度。“我安排了时间去看初秋系列作品,” Goldman 说,“但我不需要更多品牌。我要的是产品的持续性,忠诚度和一贯性——不是商标。我不能总把陌生人带到消费者床上,期待他们一次次地坠入爱河。这不合理。”

Julie Carriat 贡献了来自巴黎报道,Elizabeth Paton 贡献了伦敦报道,Matthew Schneier 贡献了纽约报道。

正规癫痫病医院环境图

内蒙古外阴疾病医院哪家好

武汉看脱发医院

周口哪个医院看妇科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