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封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油封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从IT到垃圾回收整合资源与渠道《资讯》

发布时间:2020-11-05 16:31:16 阅读: 来源:油封厂家

谈起天使投资,这位戴着眼镜,下巴留着一小撮胡子的中年人在他的办公室内娓娓道来。他的办公室位于顺义天竺空港工业区内,办公室外则是一家垃圾回收处理的工厂。 谈起天使投资,这位戴着眼镜,下巴留着一小撮胡子的中年人在他的办公室内娓娓道来。他的办公室位于顺义天竺空港工业区内,办公室外则是一家垃圾回收处理的工厂。

他叫常涛,中关村天使投资百人会执行会长之一,自诩IT资深人士。但他的正职却是北京盈创再生资源回收有限公司(下称“盈创回收”)总经理。

三年多前,作为天使投资人,常涛“接手”来到盈创回收。此后,他和他的团队便开始与“垃圾”打交道。令他们惊讶的是,看似低端的垃圾行业却利润丰厚。如排名欧洲第三的可再生资源回收公司,其产值已经超过百亿欧元。

常涛由此判断,中国作为人口大国,垃圾回收也一定大有市场,何况目前中国尚缺少大规模的资源回收公司。

接下来,常涛的野心是,利用互联网的思维和方式来整合垃圾回收行业的渠道,进而颠覆这个行业的生存法则。

从IT到“垃圾回收”

常涛最早涉足的行业是IT。他曾在央企中国普天工作过,其主营业务为通信制造业、行业电子信息应用、广电通信与信息化。

从2003年开始,常涛开始创业,创办了一家软件开发公司。三年前,常涛与中欧商学院的几位校友发起成立了中关村天使投资百人会,他本人为组织的执行会长之一。而即便成为了天使投资人,常涛也并没有脱离IT行业,他投资所关注的行业正是TMT和互联网。

事实上,盈创回收就是常涛的投资对象。2014年1月初,常涛找了另外2-3个天使投资人大概筹了1000万元来投资盈创回收。基于对这个行业的极大兴趣,2012年常涛又以总经理的身份正式加入了盈创回收。

为了更深入地了解这个行业,加盟之后常涛花了很多时间去出国考察学习。他和他的团队参观了美国和欧洲的垃圾回收展,走访了许多美国、欧洲及日本的可再生资源公司和设备提供商。

在欧洲的时候,常涛考察了欧洲第三大可再生资源回收公司VGG,其业务横跨德国、荷兰和比利时。2013年公司产值高达100亿欧元。目前,VGG服务200万个家庭,8万家企业。公司拥有2000辆车,从业人员近8000名。

在考察中,常涛发现作为百年老店的VGG也是以垃圾回收业务起家,之后随着公司的发展壮大而一步步的延伸了产业链。至今,VGG已由一家垃圾回收的公司延展成了一家可再生产品的提供商。

例如,它是荷兰最大的再生纸和再生玻璃的供应商。同时,除了供应这些原材料外,VGG还能自己加工再生原材料以制成产品。例如它用再生玻璃制成了红酒瓶,并成为了荷兰最大的红酒瓶供应商。

整合资源与渠道

于是,VGG成为了盈创回收的“偶像”。常涛希望有朝一日也能够将盈创回收打造成中国的VGG,成为一个大型的可再生资源公司。

不过在对中国调研后,常涛发现与欧美发达国家成系统的回收方式不同,中国在垃圾回收领域依旧保持着比较原始的状态,传统的个体回收者完全占据着这个市场。

“在中国回收垃圾虽然不像欧美国家那么有规范,但也有自己的优点,就是个体者会加班加点,不惜人力。”常涛说,“而且个体回收者将垃圾买走之后,会根据经济价值的不同,将这些垃圾进行大致上的分类。所以北京的垃圾回收市场其实已经形成了一张网,大概20万的从业人员,层级分明。”

因此谈到公司发展的第一步,常涛表示:“首先我们要入市,只有入市了,才能破市。”

对于如何入市,常涛采取的是O2O的方式。事实上,最近三年,常涛和他的团队几乎所有的精力都是在线下布局。

常涛首先希望创立一个家喻户晓的品牌,而这个品牌的载体就是遍布在北京地铁内和各大中小学内的“智能固废回收机”。

去年,盈创回收已经在北京的地铁站及学校布局了800台智能回收机。据常涛透露,公司还计划在2015年底前在北京安置5000台智能回收机。“现在没有多少人知道我们,但我们希望通过回收机的广泛存在,来让更多的人认识盈创回收这家公司。”常涛说。

同时,通过智能回收机,盈创回收还希望整合一部分社会资源。常涛希望能够借此聚集一批个体垃圾回收者,由他们来分别管理一定数量的回收机,负责回收机内垃圾的收集工作。

此外,为了摸清北京的垃圾回收市场状况,常涛和他的同事还经常出入位于京郊的垃圾处理厂。他们发现,在北京周边,其实有着几十个大的垃圾处理厂,北京大部分的垃圾处理都会汇集到这些工厂中。

因此,建立与这些厂的合作关系就尤为重要。盈创回收的目的是,希望这些厂子能够把资源卖给盈创回收。

盈创回收的母公司,盈创再生资源有限公司是目前亚洲单线产能最大的再生瓶级聚酯切片生产企业,也是中国唯一一家可以生产食品级再生聚酯切片的企业。也就是说,盈创回收有能力在自己的工厂内将回收的垃圾制成可再生产品。“那些厂商将废品卖给别的厂也是卖,卖给我们也是卖,而我们又有足够的技术水平去把这些垃圾再利用生产,因此只要价格合理,我们是很有优势整合这些资源的。”常涛说。

而除了线下之外,盈创回收从2015年也开始着手线上。“线上主要是要去搜集资源,这是我擅长的。”常涛说。

为此,常涛做了一整套的软件平台来监控。在盈创回收的工作人员构成中,程序设计人员占了很大的比例。

记者了解到,在2015年3月底,盈创回收即将上线一个互联网产品,并同时在微信和APP上投放。“这个产品的投放,主要是解决用户端的问题,未来你通过这个产品,在家里就可以有我们的人来上门收废品。”常涛说。

投入和盈利模式

但上门收废品的难题在于,盈创回收可能需要大量的工作人员,这可能会让盈创回收的资金承压。

对此,常涛解释称,盈创回收提出上门收废品的模式,并不是要雇佣更多的员工,而是将此前整合过来的个体垃圾回收者,再整合在一个平台上,让他们根据用户的需求去回收垃圾,不仅不需要公司支付给他们薪水,反而他们还可以借助这个平台为自己增加更多的回收业务,更好的增加自己的收入。

自从将互联网思维介入到垃圾回收领域后,环保人士便对盈创回收的盈利模式十分关注。常涛解释说,初期,盈创回收有一定数量的广告收入。

这些广告被安排在了智能回收机上,记者在上面发现了怡宝矿泉水的广告。除了怡宝外,盈创回收还与华润万家等品牌成为了合作伙伴。初期的广告收入,保证了盈创回收一定的现金流。这也为该公司布局更多的智能回收机提供了资金支持。

但仍有不少业内人士质疑称,由于回收机的制造成本比较高,这些广告收入恐怕仍难以完全支持其计划布局5000台智能回收机的构想。

但事实上,盈创回收所购的回收机并不是全资购买。由于精通投资,常涛在购买设备的时候,采取的更多是分期付款的方式。

“我们有部分垃圾回收的收入、还有广告收入以及政府的补贴,这些收入足够公司以分期的形式购入机器设备了。同时随着3月底我们互联网产品的上线,又可以增加聚集更多的用户数量,而用户数量的增加,又可以吸来更多的广告机会,进一步增加我们的收入。”常涛说。

从2008年公司成立到2014年,6年的时间内盈创回收一直在做购买设备、整合资源、战略布局等等准备性工作,因此并未实现盈利。而今年,投入了一系列营销大动作的盈创回收预计要盈利了,常涛表示:“我们预计从2015年便能开始实现盈利。现在正在做预算,到年底应该会有几千万元的盈利。”

目前,盈创回收正在进行A轮融资。据了解,其A轮融资有可能将在春节后完成,融资额将在2000万美元左右。

此外,常涛和他的团队还在着手成立一个产品事业部。“这个事业部的作用就是要让老百姓知道,我们成功地用一些废品做成了产品。”常涛说。

为此,常涛计划在2015年新创立一个可再生品品牌。这个品牌定位为用回收过来的资源进行再次设计、生产。

常涛的这个做法其实是学习日本,而统筹这件事的则是盈创回收常务副总经理刘学颂。在回国之前,刘学颂在日本居住多年,所从事的正是相关行业。

在日本,有不少将回收过来的可再生资源重新设计成产品再出售的公司,这些公司中不乏大型企业。例如日本的LOFT便是一家知名的小商品创意百货公司,该公司就是日本最大的百货公司之一。

目前,盈创回收已经与一家日本的创意杂货设计公司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根据协议,初期这家日本的公司将会为盈创回收设计10款产品。“今年初盈创回收可能会先推出一两款产品。这些产品将会公布在APP和微信平台上。”刘学颂说。

同时,盈创回收还在模仿VGG,做一个原料的供给商,将其回收过来的玻璃、纸等原材料出售给第三方。

无精治疗案例

北京治无精花多少钱

nk免疫细胞价格

北京治疗无精症费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