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封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油封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产权结构是中国电信市场结构改革的关键

发布时间:2020-02-11 06:13:52 阅读: 来源:油封厂家

2004年以来,中国电信市场广泛流传“四合二”、“六合三”、“联通拆分”等重组传闻,好像电信领域的改革除了拆分就是合并,而且经过近年的改革,外界对电信行业的印象还是“垄断”,这是为什么呢?吕廷杰教授在多个场合谈到产权问题,他认为:“西方电信市场结构改革往往伴随着电信市场的私有化,而我国电信市场结构变化的同时,电信市场主体基本都是国有或国家控股。由于政府肩负着国有资产保值增值的责任,就不可能完全放开市场,实现完全有效竞争。产权矛盾制约监管,使得几家电信公司事实上都成为国资委下属的几个子公司。”请问黄浩博士,市场结构和产权结构是什么关系?市场结构的改革离不开产权结构的改革吗?

主持人 英子

2004年以来,中国电信市场广泛流传“四合二”、“六合三”、“联通拆分”等重组传闻,在这些传闻没有变成现实或者还没有来得及变成现实的时候,影响中国电信市场的一件大事却悄然发生。2004年11月初,中国电信、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三公司高管进行了互换。

高管互换对于中国电信市场竞争和电信管制产生了深刻影响。由来已久的中国电信市场价格战、破坏互联互通等恶性竞争行为随之得以缓解。而且其影响还将继续深入,作用有待进一步观察。但是,高管互换本身却反映了中国电信市场结构改革有一个绕不过去的坎——产权结构。

事实上,产业重组与高管互换具有同样的逻辑,诸如防止恶性竞争、避免重复建设、维护国有资产保值增值,这是产权所有者对于市场竞争的理性反应,趋利避害、实现利益最大化。如果说,1994年以来中国电信市场进行的历次市场结构改革主要是为了促进竞争、发挥市场效率的话,那么现在的高管互换实践和产业重组思路更多地反映了国有资产本身保值增值的利益诉求。

1994年,中国联通率先进入中国电信市场,打破原来中国电信独家垄断的市场格局,之后又历经中国电信两次拆分,形成今天“两大两中两小”六家基础电信运营公司的市场竞争格局。这一阶段中国电信市场结构改革的目的就是要打破垄断、引入竞争、发挥市场效率。改革的主导方式主要有两种:其一是引入新进入者,诸如联通、吉通、网通、铁通的引入;其二是对传统主导电信运营公司进行拆分,这主要指对中国电信的两次拆分。当然,这一阶段也采用了一次合并重组的方式,在中国电信第二次拆分时,将原中国电信北方十省市公司与原网通、吉通合并重组为新网通。但是,这次改革更多地是体现分拆主导固定电信运营公司——原中国电信,而网通、吉通与原中国电信北方部分的合并主要也是为了实现势均力敌的市场竞争。可见,1994年以来中国电信市场结构改革的逻辑就是促进市场竞争。而这次传闻中的产业重组和实际上的高管互换却是另外一个逻辑——产业利润的逻辑、国有资产保值增值的逻辑。为了保证行业利润、为了实现国有资产的保值增值,必须遏制价格战、减少重复建设、解决互联互通顽疾等,于是通过高管互换来缓和竞争、通过产业重组减少竞争。

但是,电信竞争乃大势所趋,不可能就此打住。竞争的逻辑和国有资产保值增值的逻辑如何统一?产权结构本身成为一个关键。试想,如果基础电信运营公司不是国有资产,公司盈利状况完全取决于自身的市场竞争能力,国家主要通过市场竞争和必要管制促进行业发展,行政性的产业治理方式没有必要、也不太可行。而基础电信运营公司资产一旦属于国家所有,国家既要考虑市场竞争的效率、又要考虑国有资产的保值增值,两者出现矛盾时,要么牺牲市场效率换取国有资产的保值增值,要么牺牲国有资产的保值增值换取竞争效率。但是,这两种情形都会给电信市场竞争带来问题。第一种情形,牺牲市场竞争效率,通过各种行政性的产业治理方式保证国有资产的保值增值,市场竞争让位于行政命令。第二种情形,任由无产权约束的恶性竞争发展,导致国有资产的流失,而合理的市场竞争并没有形成,社会资源并没有得到最优配置。

也许读者会问,如果国有资产保值增值和市场竞争没有矛盾,那么以上两种情形就不会发生,市场竞争也能实现、国有资产保值增值也能得到保证,岂不两全其美。但是,实际上这种矛盾是必然存在的。如果一个资产所有者垄断了某个产品或者服务市场,其必然是一家企业而不是多家,否则它不可能利润最大化——实现垄断利润。而如果要追求竞争,必须是不同所有者之间竞争。对于中国电信市场竞争而言,这意味着产权结构改革势在必行。看看国外电信市场结构改革,往往是私有化和自由化并进,其目的就是要实现不同利益主体之间的市场竞争,同时克服国有企业效率低下的问题。当然,也有例外的情形,法国电信至今还是国家控股,但是即便如此,参与市场竞争的其他公司也是非国有公司,竞争也是基于不同利益主体之间的竞争。

去年以来,美国电信市场掀起了新的一轮并购浪潮:Cingular收购AT&T无线,Sprint和Nextel合并,SBC收购AT&T,Verizon收购MCI。这种竞争格局的演变似乎和中国电信产业重组的想法有些不谋而合,但是仔细分析,两者完全是基于不同的逻辑。美国电信市场的并购浪潮是市场竞争的题中应有之义,通过市场竞争实现优胜劣汰、企业竞争力得以进一步提升,通过市场竞争优化资源配置、产业得以进一步发展。而基于政府主导的产业重组实际上是国有产权结构使然,竞争没有得以充分表达,企业竞争力没有得到进一步磨炼,全社会资源没有能够合理配置。

近日,新华社全文转发了《国务院关于鼓励支持和引导个体私营等非公有制经济发展的若干意见》。其中,第二条规定,允许非公有资本进入垄断行业和领域;并要加快垄断行业改革,在电力、电信、铁路、民航、石油等行业和领域,进一步引入市场竞争机制。这对于中国电信市场产权结构改革无疑是一个利好消息。但是,如果准入方式只是基于WTO对于外资的承诺方式,那么不同利益主体的利益恐怕还不能够得到充分表达,竞争还是存在产权结构的障碍。

广州代理记账委托

中山筹划税务网

代理记账单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