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封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油封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希望期待多些官员拜会学者

发布时间:2020-07-13 11:21:14 阅读: 来源:油封厂家

瓜田推荐辞:杂文家司马心在文章中列举了两个小例子,一个是武汉大学校长刘道玉去拜访副教授胡国瑞,一个是陶铸拜访陈寅恪。他对当年官员尊重学者、陈寅恪甚至敢于拒见康生的佳话感慨系之。司马心对现在不怎么听到类似的情况表示惋惜,还故意把这原因是在“学者”还是在“官员”,弄得神秘莫测,说“只有天知道”。其实,不用问天,任何一个普通人都知道,从古至今,中国的知识分子从来就不大值钱,有个官员召见一下,绝大多数都会屁颠屁颠地跑去献媚,哪里还等得及让官员屈尊造访?像陈寅恪这样的个案,什么时候都是独特的,没有普遍意义。日月运转到了今天,官员更其高贵,学者更其下贱,陈寅恪这种绝响,更像是一个许由一般的传说了。

国学大师陈寅恪

上世纪80年代初,易中天在武大读完了研究生,导师胡国瑞要留他下来。可是留校要校长同意,加上易中天是个“土匪”,没读过本科直接上的研究生呢,于是胡国瑞求见时任武大校长的刘道玉。刘道玉一听,这还了得,这个胡国瑞,别看只是个副教授,他可是中国第一部断代文学史——《魏晋南北朝文学史》的作者啊!刘道玉说,只有官员拜见学者的,哪有学者拜见官员的道理!于是反过来求见胡国瑞,并拍板将易中天这个“胡徒”留了下来……

如果说刘道玉刘校长拜见胡教授,是出于几千年的“道理”,那么还有一位“官员”的拜见“学者”,则是出于对于知识分子的“敬畏”,那就是陶铸的求见陈寅恪——1960年初那个时代,陈寅恪百事不顺,处境也已艰难,他想求见管着南方诸省的中南局第一书记陶铸,“问个是非”。陶铸一听,马上说“我去”,于是亲往陈宅,听他倾诉,听他发牢骚。陶铸此行,还解决了陈寅恪的一系列生活问题,那可是三年困难时期的“高消费”呵,于是有人就在陶铸耳朵边嘀咕了。陶铸一板脸说道:一个保姆多了?给你十个保姆,你也写不出陈教授的书来……那时的陶铸,刚刚在广州会议上与周总理、陈毅同志一齐给知识分子鞠过躬,“摘”过“帽”,他是知道知识分子的作用与分量的,所以陶铸的“求见陈寅恪”,一个官员的拜见学者,是出于一种对于人才对于知识的科学认知。

当然也有“官员”想要“拜见”学者,而“学者”不领情,不给面子的。

还是这个陈寅恪陈大学者,康生要求见他,他却把脸一板,说“不见”。康生再求见,还是“不见”,弄得这个也是书画印“三绝”的党内“大儒”,从此无缘一见陈寅恪这位党外的“大儒”。据说后来陈寅恪的悲惨遭遇,与他的“二拒康生”有关,一位学者居然“不见”官员,引起了“中央文革”这个“教父”的私愤,究竟怎么回事,也只有天知道了。

现在还有“官员”求见“学者”的事么?据说间或还是有的,只是“只有官员拜见学者,哪有学者拜见官员”这个大“道理”或许是无存了。但有一点似乎是可以肯定,像陈寅恪“不见”康生,例如“学者”拒见“官员”的事,是很难听到了——这里头的“道理”,是在于“学者”呢,还是在于“官员”,就更只有天知道啦……(作者:司马心 来源:新民晚报)

【即时通会员如是说】

每当有节假日,我们都会看到胡锦涛总书记和温家宝总理都会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去探望知名学者,与他(她)们一起过节。这不仅传递了国家重视学者的态度,而且传承了尊师重教的优秀传统。党和国家领导人都能这样亲民乐民,其他官员更应该跟进更应该去拜会学者。拜会学者不仅能学到学者们的专业知识,还能听到他们对国家发展的建议,这些优秀的知识资源是用金钱还不来的。拜会学者还能让官员多一点知气,少一点官气,那么我们的社会就多一点和气,国家发展就充满了更多的活气!——倪卫校

拜官本身意味对于官员有所求。学者拜官,当官的摆着一个高姿态,那么根本就不能叫做沟通,而是成为请求,欲所求,就好像成为物欲社会的一个缩影,这对于学术界简直是种毁灭式的打击,学术存在的意义被权力所吞噬。官员拜访学者,这是尊师重道,这是对知识的尊敬,这是时代进步的一种标杆,更是对于社会责任感的一种承担。——杨文

官员那些所谓的特权在学术界人士的眼中应该毫无价值,所以出现官员“拜会”学者的事情自然很正常。在以前,学者的地位虽不至于带来利处,却是相当令人尊敬。而如今,穷酸文人若是坚守自己理想,恐怕真是会成为穷酸文人。总的来说,还是整个社会的精神面貌出现变化,价值观也随之堕落,文人学者早就成为嗤之以鼻的代名词,大多数家长会让自己的孩子去做操盘手,去做生意,去创业,想当CEO,没有多少人说我的理想是学者。——胡倩

官员拜见学者,至少说明了真理学问的地位尚且在权力之上且学者真正是真理学问的代表。再看如今社会,学者不像学者,官员倒更像官员。真理学问无存,而知识和学术拜倒在权力的石榴裙下,如何还会有官员“拜见”学者的事情,只怕学者去拜见官员还不怕碰冷壁不怕排长队呢!——西铭

现在哪儿还有什么官员“拜会”学者?那样岂不是丢了官老爷的面子?而学者们谁还敢拒见官员?这也是明摆的砸场子的行为!而就算是有官员去“拜会”学者了,那也是为了宣传的需要去做做样子罢了。——李特

对于官员而言,重要之道是“官道”,哪里顾得上学问之道。——李斐

官员还是那个官员吗?学者还是那个学者吗?时代不同了,但我们多么希望那山还是那山,那水还是那水,那人还是那人。——成建鹏

总归无事不登三宝殿,都道有缘千里来相逢。最怕可怜夜半虚前席,却是不问苍生问鬼神。——小迷

现在官拜学者,真的是有,但别人都非常低调,我们可能在新闻上,报纸上都看不到。国家领导人拜会学者,是政治需要,我也能理解。但一些官不大,排场却很大,拜会活动,宣传却搞得是有声有色,就不太理解了。——施凤刚

在官本位的社会大环境下,官员求见学者,真心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的,尚在少数,只能是个别和特殊,意义当然非同一般。多有官员求见学者,纯粹就是为了附庸风雅的,或求见一字一画的。更多的是学者求见官员,或者迫不得已千方百计弄个官职做做,因为官员有权啊,在大众的监督不健全的体制下,权力可以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啊。学者呢,还得多方面仰仗于官员。至于科学学术重不重要,无所谓,反正是官员的权力一方说了算。举个民国初期的例子,就是清末民初的一位著名学术大家章太炎晚年拜倒在上海滩流氓大亨黑帮头子杜月笙的门下,是为知识分子的实实在在的悲哀和无奈啊。要想在新时代使得多些官员多拜会学者,改观学者混官当的不正常现象,对权力进行适当有序下放,对过分集中的权力进行合理制约,是为关键。知识经济时代,科学与民主是为最大的推动力,现代服务型政府的构建,核心也是科学民主决策与管理。——栗彦卿

龙岩西装订制

昭通设计工服

宜春工服定制

定西定制工作服

相关阅读